随意

【曹丕 甄宓】杀手的执着

3 新生
曹家栋顺利把甄如送回了家,却发现,原来问题比他想像的还要多。甄如竟然连家门都不会开,她居然也不清楚自己家的构造。
  甄如想喝水,甚至要先去找口井,想做饭居然要先劈柴。曹家栋对人生产生了怀疑,他曾经想过这姑娘是不是失忆了,或者电视剧看多精神病了。可是,也不至于像个初生的婴儿一样,什么都不会吧,曹家栋帮甄如烧了水,下了一碗面,打算离开。甄如又对他说:“我想沐浴。”
  “行行,我来找找。你家浴室在这儿,洗澡总不会要我教你了吧?”
  “不用。”可甄如看了看曹家栋口中的浴室,她再一次被难住了,“此地既无浴桶,也无水,怎能沐浴呢?”
  曹家栋已经彻底崩溃了,他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你要洗澡时就站在那里,把这儿一掰,就有水了。我待会儿去给你把热水器开了,往右冷水,往左热水。懂了吗?”
  甄如点点头,说:“竟是这么方便吗?”
  “甄大小姐,我真的走了。”
  “等等,日后我要如何寻你呢?你今日如此帮我,我总得报答。”
  “不用了,我想我们以后也不必再见了。”曹家栋现在只想尽快远离开这个让他摸不着头脑的女人,他转身打算离开。
  “子桓,你如今竟已如此迫不及待地要离开我了吗?”
  甄如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却好似击中了曹家栋的心,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在说什么,可却因她这戚戚然的声音莫名的心痛起来。
  他回头,看到她已经泪光点点,一时语塞起来,沉默很久,只能说:“我并不认识你,你可能是认错人了。”最终他还是心软了,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”
  甄如攥紧了手中的纸,这一连串的字符,她根本不认识,心下悲痛欲绝。他又何必这样呢?学着他的样子,甄如打开了淋浴器,水,将她淋透了。
  身体的灵敏度已经大不如前了,周围安静的可怕,陌生的可怕,这里就是地狱吗?夕阳西下了,屋里漆黑一片,屋外却灯火通明。这就是她的写照吧,她的周围,从来没有灯光。甄如就这样,在客厅里打坐到天明。
  曹家栋发誓,他不想再见到那个怪异的甄小姐了,可是,他上班的时候拿车钥匙,却发现包里多了一把钥匙。真是要命,昨天竟然把甄如家的钥匙也带了回来,看来他又得跑一趟了。
  曹家栋在甄如家门口按了一通门铃,却没有来开门,他怕再按下去隔壁的人就要出来揍他了。没办法,用钥匙开门吧。谁知道,他一推门就看到甄如盘腿坐在客厅里,正对着门,眼睛睁得滚大,头发凌乱,面色惨白。如果曹家栋不是个医生,如果他不是个无神论者,真的会误认为自己眼前这个不是人类。
  “甄小姐,你这是在这里坐了多久啊?”
  “大概,一夜吧。”甄如的声音十分沙哑,脸色苍白,嘴唇没有一丝血色。
  “你穿这么点在这儿坐了一晚上?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。”
  曹家栋摸了摸她的额头,果然是发烧了,看这样子,怕是从晚上就开始烧起来了,再烧会儿,怕是要转肺炎了。这姑娘,还真是和医院结缘了。
  “你快起来,你现在烧的厉害,我带你去医院吧。”
  不过一晚上的功夫,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很喜欢这里,白色让她感到宁静。她知道医者讲究望闻问切,可如今这治病的法子她是看不懂了。她只听到曹家栋对她说些要挂水之类的话,带着她在医院里乱走一通。等她好不容易停下,却看见一女子蒙了面,手中拿一针要刺她。甄如下意识出手劈挡,可是病中无力,虽挡下了针却也拉着那蒙面女子一起倒下了,撞翻了一桌子的东西,惹起好大动静。
  “怎么回事,这么大动静?”一年级略长的妇女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。
  “护士长,不关我的事。我这针还没碰着她呢,她就出手打我,然后把我也拉地上了。”那小护士从地上爬起来说。
  甄如看了看周围的人,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,她站起来,向着妇女弯腰道歉:“此事是我的错,都是误会,实在抱歉。”
  曹家栋听说后赶了过来,看到眼前这一片狼藉,不禁扶额叹气,他这究竟是造的什么孽,他对护士长解释说:“护士长,这丫头是大病初愈,最近这神智不太正常,你多担待,多担待。”
  “曹医生,你看看这药品、器械,摔的满地都是。”
  “你放心,我会赔偿的。”甄如说。
  “我先去和后勤的人核对一下,我们重新去给你出药,先挂水再说吧。”
  “甄小姐,我就这么随口一问,你还知道你自己的钱放在哪里吗?”曹家栋联想起她这几天的种种行为,觉的有必要问问这个问题。果然,甄如对着她摇了摇头。他心想,好吧,这个冤大头大概又是他当了。
  了解完这场事故后,甄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种种行为给曹家栋带来了一些麻烦,也觉得很是抱歉,对他说:“子……曹家栋,你放心,欠下的钱我会还的。”
  “你能想起你的钱放在哪里?”
  甄如摇摇头。
  “那你有赚钱的方法?”
  甄如想了想,又问他:“我该如何赚钱呢?”
  “这得先想想你以前是干什么的。我看你平时这爱和人动手的样子,不会是个警察吧?”
  “警察是何人?”
  “啧啧,看你这智商也不像,像是……保镖?”
  “保镖又是何人?”
  “哎,保镖就是穿一身黑衣服,整天跟着一个有权或有钱的人,保护他不让别人接近他的人。”
  甄如点了点头,曹家栋睁大了眼睛说:“不会吧,你还真是保镖?行吧,你先把病看好,我来替你找找保镖的工作。
  在这里生活了几天,甄如也已经适应了,她知道了这里的人都用自来水,不用再去河边或井里打水了。做饭也不用劈柴生火了,用的是天然气。房屋都已经能建到几十层了,上下都用电梯,人站在里面都不用动,这可比飞檐走壁方便的多。更夸张的是,这里的车不叫马车了,而是汽车,四个轮子跑的可比马快的多。还有,这里的女子穿衣,露出来的部分比遮住的还多。
  曹家栋帮甄如找了一家保镖公司,甄如去的第一天就把里面的人打得人仰马翻。那里的人多为男子,身材壮硕,可是甄如的武艺却灵巧多变,注重借力打力,去面试那天,打的人家公司老总都差点惊掉了下巴,二话不说签了甄如。
  进入公司以后,甄如立刻成了公司里最受欢迎的人。她貌美又不苟言笑,最关键的是说话还无厘头,公司里大多数男士都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反差萌。
  可是她也是被投诉最多的,她警惕性太高,很容易误伤别人。同时,也经常会伤了对她意图不轨的雇主。这也让公司老总很头疼,这年头女保镖不好找,况且甄如的业绩水平其实挺高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