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大家好,我又回来啦
10 月亮与六便士
关雎尔完全陷入了谭宗明的粉红攻势之中,谭宗明虽称不上情场老手,可他毕竟虚长了些年岁,毛头小子会得的他都会,毛头小子不会的,他也会,拿下个关雎尔自然不在话下。
早接晚送,登堂入室,他俨然已经是22楼的常客了。一开始,邱莹莹还会咋呼几句,渐渐的,连她都免疫了。关雎尔脸皮实在薄,这么长时间了,她依旧像早恋的孩子一样,总引得曲筱绡拿她开玩笑。
谭宗明照例将车停在地下车库,下车陪关雎尔等电梯。关雎尔扭扭捏捏,欲言又止,心细如谭宗明,早察觉了她的小心思,故意调侃:“怎么了,想把我藏起来吗?”
“什么呀!没有!”
电梯恰好下来,谭宗明自顾自地进了电梯,右手挡住电梯门,对关雎尔说:“不回家是想和我单独出去散步吗?”
“当然没有。”关雎尔有些恼羞成怒,一下电梯就气呼呼地冲进了家门。恰巧被出门的曲筱绡撞见,又是抓住一阵调侃。
“谭总这也来得太勤快了吧,谈生意都没见您这么上心。我建议您啊,把23楼给买下来,以后楼上楼下的,多方便啊。”
“已在洽谈中。"
曲筱绡猛翻了个白眼,大叫着“真是受不了你们这种有钱人。”
关雎尔听到曲筱绡的调侃声,气滚滚地走出来,瞪了一眼谭宗明,话到嘴边,尽化作了委屈的眼泪,一气之下将谭总关在了门外。
谭宗明哪里见过小姑娘掉眼泪,心一下就慌了,突如其来的失重感,让他心慌意乱。
关雎尔太敏感,她还不懂谈恋爱,起初的甜蜜被冲淡后,取而代之的是恐慌。面对年龄、地位、身份的差距,她踌躇不前。周围人的调侃,都变成了无形的刀子,阻隔了她走向谭宗明的路。
在关雎尔的世界里,谈恋爱是一件太难太难的事了。可在谭宗明的世界里,恋爱太简单了,今天,他算是第一次体会到了爱情的酸涩,原来,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真的可以牵动他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谭宗明给关雎尔发语音,关雎尔始终不回,他只好编辑成文字,极尽温柔。

我喜欢你,是因为你让我抬头看到了月亮。在感情里,你比我富有,你的爱情完整且珍奇,而我的感情却是一地的玻璃渣。你就是我病入膏肓的感情里的一剂良药,你愿意拯救我吗?

关雎尔将手机捂在胸口,冲出门外,看到了靠在电梯旁的谭宗明。此时的谭宗明笑得像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般。
关雎尔红着眼走到谭宗明身边,一句话说不出,却已胜过了千言万语。
好想亲吻面前这个女孩儿啊,谭宗明问她:“可以吻你吗,现在?”
关雎尔瞪大了眼睛,脸红心跳,一动不敢动。
“同意,你就眨一下眼睛。”
关雎尔哪里敢眨眼,却没料到,谭宗明低头,轻轻对着她的眼睛吹了口气。关雎尔睫毛一闪,唇上变落下了轻轻的一吻。

评论(9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