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曹丕 甄宓】杀手的执着

4、金钗
  甄宓在袁府可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一心侍奉刘夫人,也不知府外局势险恶。
  袁熙对她也是极为上心的,他人虽在幽州,府内甄夫人的一切起居用度,他都一一打点妥当,隔三差五也有书信寄回。他知甄宓爱抚琴,便派人四处搜罗琴曲,小夫妻俩的感情也是让人好生羡慕。
  许都曹府派来的人也已经邺城转悠了好几日了,袁府守卫森严,他们一直寻不到机会潜入,只能等甄夫人出府。可偏偏这甄夫人极少外出,他们在邺城多日却一直找不到机会。
  今日恰逢秦夫人相邀,秦夫人的丈夫,是袁绍手下第一谋士审配。秦夫人也是深居简出之人,刘夫人多次设宴邀请她,她都未曾露面。
  如今秦夫人听闻甄夫人好古琴,两人有些志趣相当,也就向袁府递上的请帖,邀请甄夫人一聚。刘夫人知道后,自是应允了,还亲自准备了礼物,让甄夫人带去。
  影姑娘知道,曹府的探子依旧盘桓在邺城并未离去,于是吩咐手下人加紧了护卫。
  回府之时,影姑娘换上了甄夫人的衣裳,让甄夫人混在侍女之中。她手下死士都认为是影姑娘多虑了,去审府时一路风平浪静,恐怕曹家的人,早已回去了。
  可是影姑娘认为,回袁府的途中才是对方下手的好机会。一来,他们自己放松了警惕,二来,还可挑拨袁审两家的关系。
  果真,有人在途中下了手,他们调换了马夫与侍卫,一路将马车赶到了城郊树林之中方才停下。只是他们不知,真正的甄夫人并未出审府,等马车走后,甄夫人才由人护卫,坐审府的马车离开了。
  “将军,人我们已经带来了。”
  “竟如此顺利?可有确认车中之人是甄夫人无疑?”
  “车中无疑就是甄夫人。”
  那将军用剑挑开车帘,只见一女子端坐其中,容貌绝美,可是眼神却有些冷冽。他心下不解,又唤来手下,让他再次确认。车中坐的正事影姑娘,她与甄宓容貌相同,这些人哪里能分辨的出。
  影姑娘估算,此时,她手下的人已经将甄夫人安全送回袁府了,她自己也该脱身了。为不引起冲突,她对那将军说:“将军,妾被你们带至此地,心下慌张,想要讨杯水喝,不知可否?”
  那将军说:“我看夫人毫无慌张之色,怕是在想什么脱身的法子吧?”
  “妾不知将军所说何物,只是妾这平白无故地被虏至此地,只能面上故作镇定,以免丢了夫家的脸,内心实则慌张不已。”
  那将军看她一女流之辈,双手颤抖,也不好为难,就答应了,吩咐侍卫去取水,他自己则去一旁勘察地形。
  一旁侍卫取来一水囊,影姑娘接过,趁对方不备,用力掷去,那侍卫用手阻挡,影姑娘便借机将他踢下马车,自己拉过缰绳调转马头往城内去。
  正在影姑娘即将脱身之际,身侧飞来一只冷箭,射中了马,影姑娘跳下马车。又是一支箭飞来,只是那射箭之人手尚不稳,箭偏了几分,从她的肩头擦过,擦伤了皮肉。
  林中突然闯出一个人来,与影姑娘缠斗在一起,看他身形,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。身手矫健,却缺少对敌的经验,最终还是敌不过影姑娘。就在二人缠斗之际,身后的人也追了上来,影姑娘见自己寡不敌众,便挟持了这孩子。
  那将军见此情景,果然停了下来,说:“夫人与我们恐怕有些误会,我家主公只是想请夫人过府一叙,并无恶意,还请夫人放了这孩子。”
  “叔,今日是我技不如人,你不必顾忌我。”
  “你这小子,还不住嘴。”
  “看来,他也并不十分领你的情,人我先带走了。我若安全,他便也安全,否则,你们伤我一分,我便还他十分。”
  “还望夫人遵守承诺。”
  影姑娘便带着那孩子走了。
  “将军,我们真就这么让她走了吗?大公子还在她手上。”
  “放心吧,大公子机警,自会有脱身之法的。况且,她眼里没有杀气,应该是不会伤害大公子。他如此任性,也该让他吃点苦头了。”
  “可这次我们没有完成主公交代的任务。”
  “主公只是让我们来核实传言的虚实,照今日的情景,恐怕所传非虚啊。”
  影姑娘带着这孩子回到了袁府,这孩子觉得不可思议,问她:“你居然把我带回了袁府,你是想害我吗?”
  “我若想害你,就该直接带你去见官,说你是城外的细作。你大可放心,我还不至对一孩子下手。”
  “谁说我是个孩子,我的箭法还有武艺都已经胜过了叔叔。”那孩子争得有些面红耳赤。
  影姑娘笑了,摇摇头说:“真是好箭法,精准地与我擦肩而过。”
  “你……我见你是一弱质女流,才未下狠手,否则你还有命在此吗?”
  “如此看来,我还得多谢你。”
  “那是自然,本公子也不需你的谢礼了,即刻把我带出去便可。”
  “你稍安勿躁,我们进来时府内守兵轮换,等他们再次轮换是一个时辰后,到那时我再带你出去。”
  “那你把我带进来做什么?”
  “你的箭虽未伤及我筋骨,却也伤了皮肉,我总得稍加处理吧。”
  这孩子听后,禁了声,觉得自己堂堂一男子汉,却打伤了一个女子,有失颜面。可是他又深感奇怪,在许都时,就听闻,这甄夫人是位才貌双绝的女子,善鼓琴,能赋诗,可从未听闻她武艺高强啊。
  他环视四周,实在瞧不出这是一位才女的闺房。周围布置简单,家具也都不是上乘,可真不像是一位夫人的居所。且房中不见琴,也没有书香气,清冷的好像没有住过人一般。
  就在他四处打量,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影姑娘已经给伤口上好了药,并且换了身衣服出来。她换上了一身黑衣,简单束身,将头上的钗环尽数取下,只把头发挽成一个低髻。他看着她,只觉得思绪都被抽空了,一眨眼的功夫,她已站到了他的面前。他才回过神来,真是大意了。
  不久后,府兵轮换,影姑娘将这孩子送出了袁府,对他未有一句交代。她已猜出了对方的身份,若非顾念他此时还是一个孩子,她一定让他有去无回。
  只是,她不知道,就是今日这一见,让他们之间横生出多少误会,从此,纠缠不休。
  送走他后,影姑娘去见了甄夫人,甄宓得知影姑娘安全回府后,才松了一口气。就在方才,甄夫人的肩头不知为何一阵刺痛,心中慌乱不堪,直到见到影安全站在自己面前,心才平静下来。
  这,也许就是那术士所说的命运相连吧。
  那孩子回去后,免不了被叔叔一顿数落。他本是偷偷跟出来的,在邺城这么多天,天天跟在他们身后,也没有被发现。今日,本以为自己就要立功了,没想到遇到了一个难缠的角色,差点儿赔上了自己。
  在她挟持自己之时,他偷偷取了她头上的一只金钗,本是想动手杀了她的,可却不忍。
  现下,他抚摸着手上的金钗,口中念着:“甄夫人,我们后会有期了。邺城,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