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曹丕 甄宓】杀手的执着

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,中山无极甄府,出生了一对双生儿,甄府瞬时被红光笼罩,全府上下不知究竟该喜该忧。一游方的术士恰巧路过,见到这异象,掐指一算,便叩响了甄府的大门。
  “听说,你算出我府上有一灾一福?”甄府老爷甄逸为中山无极的上蔡令,府上有三子四女,今日这对双生子是他的第五和第六个女儿。
  “不错,这乱世之中,诞生双生子本是大详之兆,可惜这二人命盘极怪,一人命贵,一人命贱。只可惜这命贱之人命中带克,过于厉害,只怕这贵气压不过,将给府上带来灾祸。”
  “那道长可有破解之法?”
  “为今之计只有舍贱而取贵。”
  “可是要舍去一孩子的性命?”
  “不可不可,这二人命运相连,此生无论是谁离了谁都不可独活。要破这二人之命,只有将这命贱之人变为名贵者的影子,护卫正主。”
  一母同胞,因这术士几句话,方生出了两种不同的命运。自此以后,这甄府便多了一位五小姐甄宓。而当日双生子中的另一位却只能由门房抚养,过着影子一般的生活。
  甄逸虽只是上蔡令,官微言轻,可因世代承袭,甄府在无极也算有些名望,加之甄夫人善经营,几位小姐皆嫁入门阀之中。
  甄宓方过笈笄之年,便已经名满天下了。她乃是河北出了名的美人,又通文字,晓音律,上甄府求亲的贵族门阀都快把甄府的门槛给蹋坏了。
  而那双生子中的另一位呢?她无名无姓,所有人都称她为影姑娘,在甄府中,她的地位很特殊,不是小姐也不是下人。她的身世成了全府的禁忌,她与五小姐长相酷似,老爷夫人却对其不闻不问。甄逸为甄甄宓请了几位师傅,传授诗书礼乐,可是对影姑娘,却只请了武师授其武艺。五小姐每次外出,影姑娘必然带着斗笠跟随其后。
  五小姐笈笄礼后,婚嫁之事便被提上了日程。河北一带,世家子弟皆欲与甄府结成姻亲,一来为甄宓美貌,二来甄氏出生时天生异象,世传此女命贵不可言。可欲结亲之人虽多,却无一人真正下聘。此为何故?只因冀州牧曾在宴席上问其次子袁熙:“闻中山太极有一贤女甄氏,才貌双绝,吾为汝求知,则何如?”
  袁熙态度暧昧,未言可,亦未言否。河北众人因这一句,皆持观望态度,可是愁煞了甄老夫人。甄府近年来连遭巨变,甄逸与二公子先后病故,甄府急需一门婚事支撑家业。甄宓若能嫁入袁家,对甄府来说定是天大的好事,可若袁家态度继续暧昧下去,只怕甄宓错过了年华。
  正在甄老夫人一筹莫展之际,冀州牧袁绍却亲临中山无极。袁绍抵达中山无极的第二天,便造访甄府,这无疑让甄府上下都陷入了紧张之中。
  甄老夫人带领全府上下迎跪门迎接,袁绍这一看,与士族门阀相比,甄府的人可能不多,但这跪倒的也有一片。甄逸离世多年,如今甄老夫人凭一己之力,操持这样一个家族,可见其能力不容小觑。或许,是这坊间传言亦有它的可信之处。
  坐定后,袁绍便问道:“听闻甄府有位五小姐,乃才貌双全,今日袁某人是否有幸一见呀?”
  甄夫人答道:“冀州牧谬赞了,小女只是颇通些文墨音律。”
  “是否谬赞,今日一见便知,不知袁某人今日可有这荣幸?”
  “冀州牧哪儿的话,此乃小女之幸。”
  甄宓将琴抱于胸前,缓步迈入前厅,颔首行礼坐定。低眉抚琴,朱唇轻启。
 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。
 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。
 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。
 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。
  山有木兮木有枝。
  心说君兮君不知。
  一曲越人歌便这样缓缓流淌出来。
  “好,好,温婉中不失热情,熙儿,你意下如何?”
  “儿子全凭父亲做主。”
  很快,袁府便派媒人上甄府纳采,甄老夫人自是一口答应了。
  甄宓与袁熙的婚事十分隆重,乱世之中,诸侯并起,礼乐崩坏,昏礼事宜也已从简。可袁绍偏将袁熙的昏礼举办地隆重盛大。纳采、问吉,六礼之仪无一遗漏,亲迎之时,礼乐之声更是响彻冀州大地。这场昏礼,更似是袁光的一次昭告天下。
  婚房之中,甄宓以扇遮面,等候夫君。袁熙推门而入之时,也带进了一丝酒气。他揭开甄沅手中之扇,新妇娇羞,红烛掩映下更显柔美动人,袁熙目光灼灼,更添了甄宓心中的不安。她本不是多话之人,出嫁前,母亲多次嘱咐,谨言慎行,多年来,恪听母言的她今日却再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  “公子,甄宓出身微贱,坊间传闻,具无凭证,望公子勿怪。”
  “那日甄府一见,卿之一颦一笑,我日夜思之。虽婚事乃家父亲口应允,我仍日日忧心,唯恐生变。直至此时,仍有恍然如梦之感。吾心悦卿兮,不知卿意何如?”
  甄宓听到如此告白,娇羞难止,双颊绯红,低头说道:“妾亦。”
  甄夫人与袁熙也可算是郎情妾意,羡煞旁人。只可惜,生逢乱世,注定无法厮守。二人成婚的次年,袁熙便被任命为翼州刺史,被父亲派往翼州上任。而甄宓则被留在冀州,侍奉婆婆刘夫人。
  袁绍一统河北之后,就集结军队,打算进攻许都,大战一触即发,冀州亦不安稳。甄夫人担心女儿安危,便让影前往冀州袁府。临行前,甄夫人将影唤到身前,嘱咐她几句。
  “你此去冀州也不必再回来了,你应知宓儿乃你亲姐,你二人命运相连,你定要千方百计护她周全。各州府,觊觎宓儿的,大有人在,你可见机行事,一一除之。此外,宓儿心思单纯,你定不能让她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  “是!”
  甄宓见到影,也是大吃一惊,袁府本有府兵驻守,可以说是冀州最安全的地方了。此时影前来,是否说明,风雨欲来了呢?
  北方各军阀,以袁、曹二家最强,袁绍一统河北各地后,急于吞并曹氏,曹氏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必定加派探子,进入河北诸地,冀州自然首当其冲。
  甄宓出生时,天有异象,后又有术士预言,袁熙取了甄宓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,这天下,觊觎甄氏的大有人在。
  又逢袁熙前往翼州上任,对他人来说,此时是个天大的好机会。今日,袁府抓获的各地探子数不胜数。
  影的手底下有四名死士,皆为女子,她们都是父母双亡的苦命人,当年甄府救下她们后,便多加培养。术士曾言,这双生子命运相连,影的安危也关系到甄宓的安危。甄府自然也要对影多加保护。这些死士,平日都称呼影为影姑娘,在暗处听她派遣。
  影姑娘多年来,就只知一个目标,那就是保护甄宓,甄宓在明她便在暗。所以,她熟悉甄宓的一切,而甄宓对她却一无所知,只知家中有一行踪无常的影姑娘。
  “姑娘,姐妹们打探到,曹家那边也派了人来,可对方行踪隐秘的很,怕是不日就要到袁府了。”
  “好,这几日,我们盯紧一些。”影只觉得可笑,这些人平时里自诩英雄,可还是要借助女人。自古红颜多薄命,妹喜、褒姒、妲己,都沦为了战争的借口,如今是该轮到自己的这位姐姐了吗?当日那一句“命贵”,不知是福是祸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