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抱歉,工作太忙,脱了这么久才更新,感谢所有催更的人,你们是我的动力啊。
9 复活
关雎尔只觉得手机热的烫手,她实在不明白,自己究竟哪里值得谭宗明的青睐呢。她只是萤火,怎么可以与日月比肩呢?
可是关雎尔不知道,正是她这微弱的光,让谭宗明重新复活了对爱情的渴望。他总是在各种场合扮演者别人的导师,去高校演讲,在公司统筹,他似乎总是以成功人士的身份出现。有多少初出茅庐的青年人把他奉为神明,可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的滋味,真的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。
他曾经也是和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,对社会的一切不公感到不解并且深深地厌恶。可是在职场打拼久了,棱角磨平了,收起了那份愤世嫉俗,学会了左右逢源。终于有一天他放弃了一切挣扎,于是走上了高位,变成了曾经那个他深深厌恶的人,逐渐麻醉了自己。
直到有一天,关雎尔闯进了他的生活。她就像一杯解酒茶,平淡无奇,甚至貌不惊人,可是一个已经醉酒的人,一旦喝上一口,就离清醒不远了。

谭宗明已经离不开这杯解酒茶了,他怎么能容许关雎尔从自己面前逃跑呢?
小姑娘久久不回复消息,他除了直接找上门外,还有什么办法呢?
主管火急火燎地找到关雎尔,表情很是奇怪,似喜非喜似怒非怒,关雎尔不明所以,一脸惶恐,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。
主管低声对她说:“小关,你认识谭总怎么不早说,还让人谭总亲自找上门来,一定好好招待啊。”
主管侧身让开,于是谭宗明的笑脸便出现在了关雎尔面前。关雎尔瞬时脸红心跳,搓着两手,本能地想要逃跑。
谭宗明突然俯首,在关雎尔耳边说:“你如果赶跑,我就在这里把你抱走。”
这下她哪里还敢跑,别说跑了,连动都没发动了,办公室里,气氛异常诡异,只等着爆发一场大规模的窃窃私语。

“谭总,我们去会议室谈吧。”关雎尔后仰着脑袋,拉开了和谭宗明之间的距离。
谭宗明笑着说:“我想我们的问题在会议室里是没办法解决的。关小姐,请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关雎尔向主管投去求助的眼神,没想到主管却一口答应了。就这样,关雎尔被谭宗明拐跑了,她有预感,她就要脱离原有轨道了。
谭大鳄把小姑娘带到了江边,霓虹还没有开始闪烁,流浪歌手已经开始逐梦的旅程。下班后约会的小情侣们,腻歪地在江边漫步。关雎尔已经多久看到这个时候的上海了。
“怎么了,羡慕他们吗?”谭宗明的声音,将关雎尔拉回了现实,她这才发现,自己已经盯着一对牵手漫步的情侣好久了。她下意识想去推眼镜,却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不戴眼镜了。尴尬地想收回手,却被谭宗明抓了个正着。
“小姑娘,我表现的够明显了,你什么时候才能答复我?”
“我…不知道”
“感情的世界里只有是和否,哪有不知道。”
“可我真的不知道啊。”
看着关雎尔着急的脸,谭宗明笑了,说:“不知道就是不否定,而我恰巧能把一切不否定变为肯定。”

评论(15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