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8 怦然心动
谭宗明已经完全接替了安迪接送关雎尔的工作,关雎尔一开始是拒绝的,每次都跟他说明天别来了,他嘴上答应着,可车总是准时准点出现。
前几天,谭宗明还避着22楼的几个姑娘,可最近他越来越明目张胆了,直挺挺地站在楼下,好几次就要被曲筱绡她们看见了。关雎尔眼疾手快,把他摁了下去,多躲了好久才让他直起腰来。
谭宗明心里委屈啊,他追个姑娘容易吗?真的想在关雎尔的背上贴个标签——谭宗明所有。
其实关雎尔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掩耳盗铃,谭宗明的车多扎眼啊,就这么停在楼下,曲筱绡看不见才叫有鬼,只是她前一阵忙得焦头烂额的,没功夫。等她缓了过来,立刻就咋呼开了。

今天关雎尔一下楼就看见曲筱绡正和谭宗明聊得欢呢,心中警铃大作,快步小跑着就过去了,拉开了曲筱绡,说:“小曲,你干什么呢?”
“哟哟哟,关关小宝贝你对我怎么这么好呀,怕我被欺负吗?”
关雎尔就知道曲筱绡说不出什么正经话,她直接绕开就行了,为什么要撞上去呢?可能是因为羞愧,脸一下子涨的通红。
“咦,脸红了,可真不禁逗,我不过和谭总打个招呼。”
“我,我先去上班了。”关雎尔转身想走,却被曲筱绡拉住了包。
“行了,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啊,看不出谭总等的是你?”
关雎尔气鼓鼓地怒视曲筱绡,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反驳。
“戴着眼镜还想瞪我?你太高估自己眼神的杀伤力了。”曲筱绡说着还上了手,摘下了关雎尔的眼镜,对着谭宗明大喊说:“谭总,你看我们关关摘了眼镜是不是更漂亮了?”
“小曲。”关雎尔这下羞得恨不得钻地缝里,伸手去抢,没了眼镜的关雎尔根本看不清自己的眼镜在哪里,怎么抢得回来。
曲筱绡正得意呢,一直骨节分明且修长有力的手伸了过来,曲筱绡可不敢在谭宗明面前造次,乖乖还了回去。
“谭总,你这也太护内了吧。”
听到“护内”,关雎尔彻底奔溃:“小曲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曲筱绡还没说话呢,谭宗明却把着关雎尔的肩,把她转向了自己,小心地把眼镜给她带上,笑得一派正经,说:“曲小姐说的没错,我就是护内。”
关雎尔的视线清晰了,眼前的人可说丰盛俊朗,正用一种类似于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他,笑得有如春风般和煦,她已经完全沉溺在他的温柔里了。
“真是没眼看啊,没耳听,大清早在这儿虐狗。”
曲筱绡的话,把关雎尔拉回了现实,刚刚谭叔叔说了什么?还没来得及细想她就被塞进了车里,谭宗明又跟曲筱绡说了些什么,她已经完全听不见了。

因为曲筱绡那一闹,关雎尔一整天都状态不对。在洗手间,她摘下眼镜洗了把脸,想戴回去的时候,她想起了曲筱绡的话。
她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从上到下的一本正经,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自己了呢?

22楼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曲筱绡家,喧闹声都传到了走道里,关雎尔迈着忐忑的步伐走进去。就像电影按了暂停键,所有人都停止了舞动,看着摘掉眼睛,穿上高跟鞋的关雎尔。
继而,所有人都叽叽喳喳地开始欣赏关雎尔的新造型。
关雎尔有一些不知所措。
“动作够快呀,早上谭总才夸了你不戴眼镜漂亮,晚上就送了这么大一个福利。”
“小曲,你别胡说,我今天自己回来的。”
关雎尔解释的声音被邱莹莹的大嗓门给盖了过去:“谭总?哪个谭总?”
“你还认识几个谭总,当然是谭大鳄了,真是笨。”
“你说谁笨呢,你才笨,你才笨。”
樊胜美没有理会曲筱绡和邱莹莹的日常争斗,去问安迪:“小曲说的是真的吗?”
安迪笑着说:“据我所知是真的。”
“安迪姐,你怎么也和小曲一样。”
关雎尔话还没有说完,那边曲筱绡却打上电话了:“喂,谭总,你说你要怎么谢我啊?”
关雎尔急得去抢手机,手机里,谭宗明说着:“下次一定请曲小姐吃饭。”
“好嘞,不说了。”曲筱绡挂断了电话。
“小曲,你真是好讨厌啊!”
“是我讨厌,还是谭总讨厌?谈恋爱而已嘛,又不丢人。”
樊胜美也来宽慰关雎尔:“关关,谭总是个可靠的人,你和他在一起,姐也放心。”
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在告诉关雎尔谭宗明是一个多么优秀多么可靠的男人,关雎尔的脸越来越红,恨不得能煮鸡蛋了。

被闹得几乎彻夜未眠,犹豫着是该用新造型见谭宗明还是恢复以前的样子呢?到最后,她还是选择带上隐形眼镜。
一身黑白OL风的服装,知性也衬托出了关雎尔温婉的气质。脱下了眼镜,五官更加清晰,真可谓眉眼如画,气质若兰。谭宗明觉得,今天的空气都是甜的。
车上,谭宗明问关雎尔:“昨天干什么去了?”
“跟同事去剪头发了。”
“我昨天看了部电影,挺好看的。”
“什么电影啊?”
“怦然心动。”
“这么小清新的电影?”
“小姑娘,你怎么总是抓住边角料不放呢?重点应该是——我,对你,怦然心动。”
关雎尔现在已经不是怦然心动了,而是心跳如雷,她快要在谭宗明的目光中窒息了,转身冲出了车门,头也不回。
谭宗明无奈,转换阵地,掏出手机,给关雎尔发微信。

小姑娘,你还没有回复我呢。

评论(11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