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7 亲密关系
关雎尔回到2202,着实被邱莹莹吓了一大跳。莹莹的事儿,假期前已经闹过了一回,应勤以这样的方式了结了和莹莹的感情,这无疑是在莹莹的心上插了一把刀子。
而安迪却在假期里终于答应了小包总的追求。时间,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,得到,失去,铭记,遗忘,似乎都依赖着时间。而关雎尔,也在时间中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缕微弱的光束。
22楼的姐妹们都去参加了安迪和小包总发起的聚会,因为开心或因为伤悲,曲筱绡、樊胜美、邱莹莹喝得酩酊大醉。只有她,似乎不喜不悲,醉不了,也不能醉。
王柏川连哄带骗地接走了樊胜美,曲筱绡也欢欢喜喜地跟着赵医生走了,安迪自有小包总陪伴左右,哪怕是邱莹莹,心中纵然万分难过,回忆中却也有一个只属于她的人。
安迪初尝恋爱的甜蜜,曲筱绡所幸泡在了蜜罐里,樊胜美在蜜罐边缘苦苦挣扎,邱莹莹守着打碎的蜜罐嚎啕大哭。彼之蜜糖,吾之砒霜,眼前的人们或笑或哭,都震动着关雎尔的心。

“老谭,你怎么来了?”
安迪的话拉回了关雎尔的所有思绪,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道光,而谭宗明就在这束光的照耀下走来,周围一片漆黑。
“朋友圈里看到你们在这里聚会,过来凑个热闹,看来来的不巧,你们已经结束了。”谭宗明用开玩笑的语气和安迪说。
安迪并未多想,只是说:“老谭,那就麻烦你把这两个姑娘送回去了。”
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谭宗明走到关雎尔面前,蹲下问她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“不…不用了,我可以的。”似乎是为了让谭宗明相信自己真的可以,她立刻扶着邱莹莹站了起来,尽管跌跌撞撞,可是她站起来了。
谭宗明无奈地笑了笑,伸手示意她走吧。
一路上关雎尔都在安慰着邱莹莹,无暇顾及更多。谭宗明从后视镜中看着这个小姑娘,她还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吧,爱情往往五味杂陈,可是他希望,关雎尔的爱情是只有甜蜜的。

关雎尔报名去学习肚皮舞,老师刚刚指出了他服装的问题。她想不通,不就是跳个舞而已,为什么要穿的那么性感呢?
谭宗明看着关雎尔的脸都快皱到一起了,就知道她又在这里钻牛角尖了。
“想什么事,这么不开心?”
“谭总。”关雎尔看到谭宗明,立刻站起来,还不忘用手挡了挡自己的肚子。
“其实肚皮舞有祈祷生育的意义,是一种神圣的舞蹈,同样也能展现女性的热情,你不必太在意穿着问题。”谭宗明看透了关雎尔的这一点小别扭,开解她说。
“我还是觉得怪怪的,我去换衣服了。”关雎尔快速从谭宗明身边跑过。
要说谭宗明为什么在这儿,这得多亏了小包总对安迪的指点。凭借小包总对男人的了解,他自然看得出谭宗明那天晚上的突然出现是为了谁。
不过按他本来的性子,是不会这样贸然出现的。安迪刚跟他说了关雎尔的那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,因为一张CD。谭宗明有了突如其来的危机感,对方比他年轻,也许比他有品位,可能也比他更门当户对,至少不用顶着一个“叔叔”的名头。
他不年轻了,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了一个想带回家给父母见见的姑娘,他知道关雎尔学肚皮舞是为了改变自己,他有些担心这改变是为了别人。这种担心是因为什么,他太了解了。活了三十多年,他第一次冲动是为了逃出家庭的靠拢。第二次,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个组建家庭的机会,历史果真是螺旋形地上升着。

“谭总,你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关雎尔换好衣服出来,跟着谭宗明上了车,问他。
“安迪已经把你全权托付给我了。”
什么叫托付,她又不是个小孩子了,立刻反驳:“我不是小孩子了!”
谭宗明笑道:“你怎么总抓住一些边角料呢?我刚刚那句话的重点应该在‘我’这个人物上,懂了吗?”
关雎尔怎么能不懂,只是在刻意逃避而已。
“懂了,谭叔叔。”
“嘿,是谁前两天说我看起来特年轻的?”
“看起来是一回事儿,毕竟我爸爸妈妈和安迪姐都把我托付给了您,称呼上就得对得起这个托付。”论起耍贫嘴来,关雎尔自认不会输,毕竟平时被曲筱绡锻炼出来了。
叔叔就叔叔吧,总比冷冰冰的谭总好吧,谭宗明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谭宗明本想约关雎尔吃晚饭,可最近邱莹莹的情绪不稳定,她我有些担心,所以就拒绝了。

回到2202后,曲筱绡又火急火燎来找关雎尔,她正听着音乐看书呢,一时没有察觉,手里的书被抢走。关雎尔摘下耳机想去把书抢回来,曲筱绡却拿着书跑了出去。
“《亲密关系》,关关小宝贝,你这是要和谁发生亲密关系啊?大家快来看啊,关关小宝贝要谈恋爱了。”
“真的吗真的吗?”邱莹莹闻言,立刻赶了过来。
“小曲你别胡说,这是一本心理学著作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关雎尔满脸通红地解释。
“咦咦咦,只是心理学,那你脸红什么?”
“曲筱绡,你不许欺负关关,你来我们这儿捣什么乱,快走快走。”邱莹莹抢回了关雎尔的书,又把曲筱绡推了出去。
“你个臭莹莹,我正事儿还没干呢。”
“你能有什么正事儿啊,我才不信呢。”
关雎尔听着门外邱莹莹和曲筱绡在吵架,刚刚被戳穿小心思的害羞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。

评论(8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