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6 洛丽塔
很快,就到了五一假期,公司放假,2202的所有姐妹都要回家。关雎尔对待回家这件事情,那是期待中带有一些小害怕。
谭宗明发誓,他不是故意来扬州的,有个重要客户恰巧是扬州人,趁着假期来联络一下感情,顺便来看看自己和小姑娘是不是够缘分,一举两得的事情。 事实证明,这次出行很和他心意,扬州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偏偏两个人能够遇见是不是缘分呢?反正不管关雎尔怎么想,谭宗明已经认定了。

关雎尔跟着父母出来吃饭,说起来是吃饭,其实就是相亲,对面坐着青年才俊,让她食不知味。
以谭宗明的道行,怎么会看不穿这个阵势,他看似无意地走过去打招呼。
关雎尔吓了一跳,嚯地站了起来,旁边正和对方母亲聊得观的关妈突然被打断,说:“你这孩子,突然站起来,真是要吓死我啊。”
关关完全听不到母亲在说什么,只是开口喊了一声:“谭总。”
没想到,谭宗明只是和她微笑打了个招呼,却走到了她父亲身旁,说:“关师兄,不认识我了吗?”
关父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,有些熟悉,加上对方又叫自己师兄,一拍大腿,立刻站起来和谭宗明握手,说:“宗明,是你啊,我们这得二十多年没见了,你看我这现在还有事,真是失礼失礼。”
关雎尔和母亲都疑惑地看着关父,关雎尔更纳闷了,这爸爸怎么还能认识谭总呢。
谭宗明也是个知礼数的人,这突然出现只是来打个招呼,打乱一下对方的节奏,很快就和他们告辞了,不过走之前约好了登门拜访的时间。
关雎尔的思绪,已经完全被谭宗明的出现打乱了,后来哪里还有心情去应付对面的才俊啊,关关妈显然最后有些生气,回家的路上说了她一路。

第二天,关关爸就在家翻箱倒柜,把几年前他去安徽公干带回来的一方端砚给找了出来。 二十多年前,他还是个学生,在北京读书,因为就好古书画,所以拜了师,师傅就是谭宗明的父亲谭熙真。那个时候,谭宗明才是个十几岁的学生。后来,工作分配,关关爸离开了北京,难得借出差才能去拜访师傅。加上这些年,谭宗明也不常回家,两个人也就再没见过。
关雎尔不得不感叹,地球真是一个村,马克思他老人家的哲学真是普世真理——世界是普遍联系着的。
谭宗明到了,关关爸亲自去开的门,在文物修复这个领域里,人们还是很看中师徒关系的,所以,对待师傅的儿子,关关爸自然是像对待亲人一样。
谭宗明带来了他父亲几年前的作品,关关爸高兴得眉开眼笑。关雎尔却纳了闷了,谭总出差,还专门带着自己父亲写的字吗?
早在安迪入住欢乐颂时,谭宗明就简单调查了一下22楼几个姑娘,对关雎尔父亲的名字有些眼熟,接触多了,也就想起了自己这位师兄来,所以这次过来总得有些表示才对。
关关爸把谭宗明领进门,给自己的老婆孩子介绍他,和关雎尔说:“关关,这是爸爸师傅的儿子,按传统爸爸得喊他一生师弟,你就喊他一声叔叔吧。”
关雎尔看着谭宗明,他笑得有些尴尬,说:“我就不是个遵循传统的人,也不必拘泥于一个称呼。”
关关爸却说:“要的要的,辈分还是不能乱的。”
谭宗明心理苦笑,这辈分,已经彻底乱了。
关雎尔看了看父亲,最终别扭地开口喊了一声:“叔叔。” 谭宗明跟着关关爸进了书房,关雎尔就在厨房帮母亲准备午饭。关关妈是什么人啊,她只要两眼就能看出来这谭宗明的来意压根就不在老关身上,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“关关啊,你爸爸这位师弟看上去不简单啊。” “哦,他是晟煊的老板。”
“这么大个人物,你和他怎么认识的?”
“就是安迪姐,你还记得吧。安迪姐是他请回国的,这一来二去的也就认识了。”
“认识认识也挺好,你一个人在上海也不容易,有个叔叔照顾你也是好事儿。”
“妈,你快别提‘叔叔’了,以后我一见到他脑子里就蹦出来这两个字儿,多尴尬啊?”
“这有什么好尴尬的,你这孩子。”关雎尔的母亲知道,谭家肯定是个传统的家庭,最看中这辈分,而老关在某些事上也是个死心眼儿。况且今天这么一看,谭宗明和家里的关系也许并不怎么乐观,自己的女儿傻乎乎的,她可不能由着她这么傻下去。
饭桌上,关关爸和谭宗明不停在回忆过去,谭宗明很是无奈。有人说,当人老了就容易回忆过去的时光,这才刚被人喊了一声叔叔,就已经开始追忆往昔了。

送走谭宗明后,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,关关妈有意无意向丈夫打听谭宗明的情况。其实关爸也不太清楚,他只知道十几年前,谭宗明不顾家里的反对,自己去美国学习金融,回国后就去了上海发展。
关雎尔不喜欢母亲这样,就抱怨了几句:“妈妈,你这是干什么呀,查户口啊。”
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,我这不是看人家在上海,想着你能有个长辈关照一下也是好事嘛!”
“什么长辈呀,他和安迪是朋友,怎么到我这儿就成了长辈了,妈妈,你总这样别人会不高兴的。”
“那你有不高兴吗?”
关雎尔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这么问,没有再接她的话,回屋收拾行李去了。

行李箱里,德沃夏克的碟还安静地躺在那里,关雎尔看了两眼,下定决心似的把它拿出来,放在了旁边。
前两天,她才去了一趟音像店,买了舒曼和瓦格纳的碟,她告诉自己古典乐还有很多选择,德沃夏克并不是唯一。
关关妈进来帮忙,看到箱子已经合上,而地板上还落下了一张碟。
“这不是你平时最宝贝的碟吗,到哪儿都带着,这次怎么留家里了呢?”
关雎尔不知该怎么回答,犹豫了一下说:“最近听太多了,想要听听别的。”
“音乐这事儿啊,我不懂,不过这生活我比你懂。”
“妈妈,你到底想说什么?我都收拾好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“给,这本书你这次给带上,到了上海以后多看看啊。”关关妈把一本《洛丽塔》塞到关雎尔的箱子里。
关雎尔说:“妈妈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这是妈妈的生活经验。”
关雎尔好像有点明白,但又不全明白,心里有点小生气。
妈妈对谭宗明的态度太奇怪,吃饭的时候又总是提起辈分,关雎尔觉得这样特别不礼貌。就给谭宗明发了条微信。

谭总,真是对不起。
对不起什么?
叫你叔叔的事儿,我爸爸只是比较尊重您父亲,没有说您老的意思。
那你呢,觉得我是叔叔辈儿的吗?
没,没有,谭总你看上去特年轻,真的。
只要你不觉得我老就行了,你什么时候回上海?

关雎尔的心里像是有微风吹过,转瞬即逝,抓不住。她刻意忽略了前半句,只回了后半句。

明天,我已经定好回上海的票了。
那上海见。

评论(8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