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5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
关雎尔这两天都在纠结中度过,她实在找不着能陪她去沙龙的人。平时看个话剧都能把曲筱绡看睡着了,读书沙龙这不是催眠嘛,她坚决拒绝。樊姐最近都在帮着王柏川张罗公司的事,在欢乐颂的时间并不多。邱莹莹,对这种沙龙就更没兴趣了。

安迪,不知道为什么,在谭宗明这件事上,关雎尔有些刻意地避开安迪。她总想问问安迪关于谭宗明的事,可话到嘴边,总是会被自己活生生咽回去。所幸安迪情并不擅长察言观色,并没有发现关雎尔的小心思。

眼看,今天就是沙龙的举办日了,看着手里的两张票,关雎尔不明白了,是应该遵循自己一贯的处事原则还是相信樊姐说的话呢?
不过有些时候,原则也不管用,关雎尔讨厌她那些该死的原则,一时冲动,就发了条微信给谭宗明。
乖乖女的叛逆只能维持两分钟,后悔的时候想要撤回,却已经没有办法了,发出去的微信就像泼出去的水,这就是所谓的覆水难收。
信息发出去半个多小时,关雎尔并没有收到回复,心情难免低落。看着两张票,关雎尔有些委屈又有点羞愧,一气之下把两张票给扔了。

谭宗明在开会,手机处于静音状态,会议持续了很久,所以他没有及时回复关雎尔的消息。会议连续开了两个小时,一项重要的报价还是没能定下来,眼看就快到下班时间了,所有人都面露疲色,安迪做事认真,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家的疲惫。谭宗明只好叫停,能让大家中场休息。
“开了半天会,大家都辛苦了,这样吧,我为大家叫个点心,吃完之后大家坚持一下,今天把这个报价给定下来。”
听说老板请客吃点心,大家一下子来了精神,情绪高涨了些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安迪很佩服谭宗明。
谭宗明抽空看了看手机,才发现微信上有未读消息。

谭总,我的朋友今天都没空陪我去参加沙龙。票本来就是您的,还是您去参加比较合适。

谭宗明抑制不住,嘴角含笑。一看时间,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前发来的消息了,暗想不好,都快到下班时间了。
“看个手机,脸色变了好几次,老谭,你今天好奇怪啊。”安迪觉得好奇,随口一问。
“安迪,待会儿的会议麻烦你主持一下,我有些事要处理。”
“这么重要的会议,你不坐镇吗?”
“有你就行了,况且也差不多了。”
“好吧,会议结束后我会让人把会议记录整理好发给你的。”
谭宗明即可给关雎尔回了消息,让她在公司门口等着,自己急匆匆拿上外套就走了。

难得今天公司没有事,可以按时下班,安迪又告诉她有个重要会议,不能来接她,关雎尔心中更加憋闷,想出去找家甜品店。
想到邱莹莹喜欢吃甜品,关雎尔就想着发条信息问问她。打开微信,才看到有谭宗明发来的一条消息,让她在公司门口等他。
这个时候,关雎尔已经走到门口了,远远的就看到了谭宗明站在车前。
想到垃圾桶里静静躺着的两张票,看到微笑看着她的谭宗明,关雎尔下意识转身就跑。
谭宗明纳闷了,怎么看到自己就跑呢?他往公司门口走了两步,却依旧看不到关雎尔的身影。等了大概五分钟,关雎尔才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,上气不接下气。
“怎么跑成这样?”
“把票落在办公室了,回去取了一趟。”为了让谭宗明相信,关雎尔还把手里的票举了起来。
这两张票的褶皱明显不正常,小女孩的心思,很容易猜。他从车里拿出来一个小袋子,放到关雎尔手里,说:“刚刚在开会,给公司职员叫的点心,估计你也饿了,先吃点。”
“谢谢谭总。”
“你一定要和我这么生分吗,我随安迪叫你小关,你也不要总叫我谭总了。”
不叫谭总,难道和安迪姐一样叫老谭吗?想想那场面,有些尴尬,关雎尔只能说:“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称呼,还是先叫谭总吧。”
谭宗明摇摇头,小姑娘这轴劲儿还真是有些让人无奈。

这次的沙龙很专业,会场挺大的,来了三四十个人,关雎尔坐的比较靠后,也不怎么发表自己的看法,但是听得很认真。明明很有想法,却缺乏表达的勇气,书香世家长大的孩子,往往都没有自己选择人生道路的机会,除非反抗,否则只能顺从,久而久之,就成了习惯。谭宗明理解关雎尔,所以才会不自觉地和她靠近。
沙龙结束后,关雎尔依旧很兴奋,叽叽喳喳地和谭宗明聊天:“我觉得刚刚那个人说的太好了,业界对余华的评价一直褒贬不一,可是我却佩服他永远都在消解的勇气,消解固有的小说结构,消解传统意义上的小说主题,这种追求创新的精神太值得人尊敬了。曾经有人预言,中国如果有人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那人选一定在莫言和余华之间。我…是不是说的太多了…”
谭宗明给关雎尔递过去一瓶水说:“这些话你刚刚为什么不说?”
“他们说的都比我好,多听也能学到很多。”
“读书的时候,老师一定教育过你,要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。”
“可是我的观点有时候并不被采纳。”
“所以你就因噎废食了?”
“有的时候我也很困惑,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一辆列车,一生都要按照固定的轨道行驶,因为我知道这样能够躲开很多风险。可是,我又总不甘心,我的人生难道就只能这样中规中矩了吗?”
“想做什么就去做,瞻前顾后只会让自己痛失机会。”
“我现在正处于迷茫期,如果因为内心那一些渴望改变的冲动就改变自己的话,我怕自己会变成C太太。”
“但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赌徒,至少,我不是。在我这儿,你不用担心自己会变成C太太。”
关雎尔不可思议地看着谭宗明,这算什么意思?谭宗明的话已经超出她的理解范围了。
谭宗明不好走得太急,现在的关雎尔就像一只寄居蟹,本应该张牙舞爪才对,却偏偏把自己藏在别人的壳里,他怕自己给她的刺激太大,这小姑娘就永远也不敢走出来了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雎尔又找出了茨威格的作品集,重温过后,她心里的小爪子,在一点一点往外爬。看了看被自己收到抽屉里的德沃夏克,关雎尔深埋在心底的情愫又被唤了出来。可是,很奇怪,赵医生的长相开始模糊了。

评论(10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