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4 第七天
七真是一个神奇的数字
上帝用七天创造了整个世界
游魂用七天返回家园

谭宗明出差七天,回来后就见了关雎尔;《巨人传》断断续续读了七天,终于重温了一遍。

谭宗明出门前把两本书带上了,想着要还给小姑娘,看到书桌上两张读书沙龙的门票,想了想,还是一起带上吧。

关雎尔正在准备一份会议资料,挺重要的资料,会议就在明天,可是她到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。
手机突然响了,一看是安迪,关雎尔有些喜出望外,觉得找到了救星,立刻就接通了电话。
“喂,安迪姐。”
“小关,老谭有事找你,托我打个电话,他和你讲啊。”安迪才说了一句话,就把手机给了谭宗明。
“喂,喂,安迪姐。”关雎尔的大脑还没有做出反应,电话那头就换了人。
“你好,小关,我是谭宗明。”
“谭,谭总。你找我有事吗?”
“上次从你那儿借的两本书已经看完了,想找个机会还给你,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,我们见一面。”
“啊?可是我这两天挺忙的,总要加班…”
“在忙什么?”
“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,主任让我准备会议要用的资料,我这是第一次准备会议资料,脑子到现在还乱着,这可怎么办呀?”
“适当的休息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,这样吧,今天下班后我来接你,说不定我还可以为你答疑解惑。”
“这样…可以吗?”关雎尔一时拿不准主意。
“当然可以,五点我在你们公司门口等你。”谭宗明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,还给了安迪。

关雎尔看看断了线的电话,她有一种错觉,一种不敢想的错觉。可是谭宗明是那么高高在上,她又是这样不起眼。曲筱绡说有钱人交朋友都是有目的的,她实在想不通,自己这样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,怎么能和谭宗明做朋友呢?关雎尔摇摇头,自嘲一下,可能,是自己想多了吧。

谭宗明现在就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,感情这东西就是一物降一物。他自认为识人无数,却栽在了关雎尔这个小姑娘手里。一开始没有察觉,只是想关照一下安迪的邻居,接触后才发现,她看上去条条框框这么多,其实内心特别向往自由。而他呢,恰恰相反,别人看来,他自由惯了,其实他骨子里有的却是书香世家的保守。
这么多年,他和父亲的关系闹得太僵了,看来,是时候缓和一下了。

关雎尔几乎是数着点下班的,她可不敢再让谭总等一次了。
谭宗明就看到小姑娘拎着包急匆匆地跑出来,他有一种错觉,他觉得这些年逝去的时光都回来了。他下车给小姑娘开了车门,小姑娘还给他道歉,又让他等了。
坐上车关雎尔才想起来,她还不知道现在要去哪儿呢。
“谭总,我们这是去哪儿啊?”
“送你回家啊,还是想先和我去吃个晚饭?”
关雎尔的脸彻底红了,都怪自己想太多:“不是的,我只是想回家。”
谭宗明看着关雎尔因为着急脸涨的通红,压住心中的小雀跃,开车送她回家。
想起关雎尔似乎还有一些工作上的困惑,谭宗明便问她:“最近工作上遇到困难了吗?”
“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,我要整理资料,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。”
“你得知道明天会议的重点在哪儿,按主次给所有资料编号,你只是对会议的内容进行的最后的编整,主要的是查漏补缺和控制会议时长,至于具体内容,你不用过多操心。”
“是这样吗?可万一会议的内容出了问题可怎么办?”
“这自然有直接责任人,你就是担心太多,不该你承担的责任,你不要总想着往自己身上揽。”
“嗯,这样的话我就能轻松很多了。”
有了谭宗明的指导,关雎尔觉得自己的压力小了许多,心理有些感激。

车停下后,谭宗明和关雎尔一起下车,从后座上拿了书,交到关雎尔手里,书上还有两张票。
“这是什么?”关雎尔疑惑地看着谭宗明问。
“下周有个读书沙龙,客户给了我两张票,你肯定喜欢,送给你了。”
“两张?”
“带上你的朋友一起去吧。”
关雎尔刚想拒绝,谭宗明就说自己还有事儿,就上车了,留下关雎尔一个人在原地发愣。

樊胜美恰巧下班回来,看到了一切。
“关关,刚刚那个是谭总吗?”
“是啊,樊姐。怎么办呀,心理好乱啊。”
“什么事儿啊,跟姐说说。”
关雎尔把这些天发生的事儿都和樊胜美说了,她觉得樊姐见多识广,总能解答自己的困惑的。
“关关,男人和女人,不会无缘无故成为朋友的,他这又是借书又是送票的,一定是对你有意思了。”
“怎么可能呢,樊姐,我这么普通,不像安迪那样聪明,也没有小曲有趣,更比不上樊姐你漂亮,我一定是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中最普通的一个。”
“关关,你不用和别人比,你看你读了那么多书,还懂音乐,这些都是我们比不来的。”
“可是,我现在该怎么办呢?”
“谭总给了你两张票,有没有说他和你一起去?”
“他说让我和朋友一起去。”
“谭总可真是高明。听姐的,这票既然是他给你的,意思就是他想和你一起去,你跟他说朋友都没空,他一定特别开心。”
“这不是说谎吗?”
“我的小关关,你觉得22楼还会有人陪你去吗?”
关雎尔想了想,只能摇摇头。

没过一会儿,关雎尔发现自己的微信上多了好友申请,备注写着谭宗明。关雎尔手一滑,就通过了。
谭宗明很快就发了一条消息过来,说是为了以后联系方便,就问安迪要了她的手机号,并且把自己的手机号也发给了关雎尔。
谭宗明还问关雎尔有没有想好和谁一起去参加沙龙。
关雎尔本想按樊胜美说的做,可是还是觉得太唐突,所以只说还没想好。
谭宗明现在有些担心,自己的这点小心这小姑娘到底能不能懂。只能做进一步地暗示。
谭宗明把沙龙的情况给关雎尔做了简单的介绍,这次沙龙的主题是余华,主要是讨论余华的小说,《第七天》是最新的作品,估计会是热点。
一聊到这些,关雎尔就觉得轻松了一些。她告诉谭宗明,余华是80年代作家群中她最喜欢的一个,因为他的作品没有刻意突出时代和地域,用一种幽默的语调叙说绝望,却总能给人希望。
看着关雎尔一条一条发过来的信息,谭宗明觉得自己这两张票还真是送对了。不过他还是得提醒关雎尔,明天她还有个重要的会议,不然她可能又要熬夜了。
小姑娘果然消失了,等了好久等不到回信,谭宗明在心里挖苦自己,居然开始对女孩子用起小心机来了。

评论(9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