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3 巨人传
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关雎尔并没有见到谭宗明。她只把那两次见面当做插曲,虽然有时她会想要向安迪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,毕竟自己的书还是想要回来的。可是,她还是有些顾虑,她不想让安迪觉得自己是在故意和谭总套近乎。
其实,谭宗明出差了,美国有个重要的项目要他亲自坐镇。在返程的飞机上,他感觉到有些疲惫,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果然还是老了吗?
一时无法睡着,索性把随身公文包里的书拿了出来,薄薄的一本书,却因为最近实在太忙,不过翻了两三页。看来得快一些了,还得抓紧时间把书还给小姑娘。谭宗明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可笑,怎么像个毛头小子似的,用这样的方式来接近小姑娘呢。
下了飞机后,助理过来街机,谭宗明交代了一些事情,先回家中换了身行头。
回到公司,谭宗明第一时间就去找安迪,交代这次项目的后续工作。安迪决定临时加个班,好尽快把事解决了,只好先给关雎尔打个电话,让她自己回家了。
谭宗明听了安迪的电话内容,顺口问了一句:“打给你的小邻居?”
“不错,每天顺路就去接她,今天不是你这个顶头上司给我临时加了任务嘛,所以不能去接她了。”
“看来,今天这事儿是我的错了。这样,我将功折罪,我替你去接她怎么样?”
“这可不像你啊,老谭,我总觉得你对小关的态度有些奇怪。”
“只是觉得和她比较投缘罢了。”
“老谭,小关可不是你的那些红颜知己,她是个正经姑娘,家教也严,你可别轻易去招惹她。”
“难道我就不是和正经人吗?”谭宗明无奈,看来自己是得反省一下自己了。
关雎尔接到安迪电话,想着左右是要去挤地铁了,不如把明天该做的事儿做掉一些,就留下加了一会儿班。出门时,天都有些微黑了,却没想到,门口停着一辆车,谭宗明就站在车前。
关雎尔不敢把谭宗明的出现往自己身上想,可又不能无视他的存在,站在原地踌躇不前。
谭宗明朝着关雎尔招了招手说:“过来。”
关雎尔左右看了看,不确定他叫的是不是自己。
“真是个傻丫头,我替安迪来送你回家。”
原来是帮安迪姐的忙,她悬着的心也算是安稳了些。可一想自己在公司磨蹭了这么久,就觉得有些难为情,立刻解释了一下:“对不起啊谭总,我不知道安迪姐会让您来接我,所以我就在公司加了会儿班。”
“没事儿,我也没通知你啊,如果你真觉得愧疚,就陪我吃顿晚饭吧。”
“啊?好吧,那我得先和樊姐她们说一声。”
“行,先上车再说吧。”谭宗明替关雎尔开了车门,关雎尔低头坐了进入后,立刻给樊胜美打了电话,说她和朋友在外头吃饭会晚点回去。
吃饭是临时起意,所以谭宗明让关雎尔自己挑选餐厅。关雎尔挑了一家自己常去的面点,环境很好,老板娘是个文艺青年,店里有很多可供借阅和购买的书籍,好几次关雎尔在这儿看着书就忘记了时间。
谭宗明倒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吃饭,平时都是在大酒店或西餐厅招待客户,这样的面馆倒是挺新鲜。
两人坐下后,很快就有服务员来给他们点菜,关雎尔看了看菜单,还是点了她最爱吃的酸汤肥牛拉面,谭宗明要了和她一样的。
谭宗明吃的很少,和别人应酬惯了,习惯了多说少吃,胃多少有些毛病。他就看着关雎尔一口一口把面全部吃光,喝了好几口汤,看上去很满足。
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大学时,简单的一碗面,对面坐的是简单的人,聊天的内容是最近读的书或前几天才上映的电影,而不是股票的涨停。
他突然想要将关雎尔保护起来,不想让她在受到世俗的影响。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,是太久没有接触新的女人了吗?立刻驱走了头脑中的杂念,找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和关雎尔聊起来。
“忙起来也没空吃饭吧?”
“嗯?有时候是这样的,中午总会错过饭点。”
“工作再忙,饭还是要好好吃的。”
“嗯,我会注意的,谢谢谭总提醒。”
“吃好了吗?我叫服务员来结账。”
“不不,谭总,我来结账吧,今天是我让您等了好久。”
“你觉得我是会让女生请客的人吗?”
“不是的,我今天让您等了那么久,如果还让您请客的话我会不安的。”
“那你下次再请我吃饭,当是谢我了。”
“请来请去的这多麻烦呀,而且下次肯定要去您想去的地方吃饭,那一定很贵,我肯定请不起的。谭总,这次还是我来吧。”关雎尔就当自己已经说服了对方,拿着单子去收银台那里结账。
谭宗明无奈地跟在后面,自己果然是老了,跟不上小姑娘的节奏了。
“关关,你上次参加读书节的书今天可以拿回去了。”老板娘看起来和关雎尔很熟的样子。
“有人看吗?”
“当然了,不过书太厚,时间太短,很多人都来不及看。但是也有好多人让我帮他们订购呢。关关,你真的不考虑来我这里吗,你的品味那么好,你来我这儿一定很受欢迎的。”
“让我再考虑一下吧,我刚刚转正,还不想太快放弃现在的工作。”
“好吧。”
关雎尔结好账,就和谭宗明一起离开了。
到了欢乐颂楼下,关雎尔和谭宗明说了再见想下车,却被叫住了。
谭宗明说:“你手上的这本书好像挺有意思的,方便的话能借我看看吗?”
关雎尔看了看自己手上厚厚的一本《巨人传》,说:“可以是可以,可是这书挺厚的,前面又有些无聊,不知道谭总会不会喜欢。”
“我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“那行,其实谭总您在我们这些职场新人眼中就像庞大固埃一样,是个神奇而伟大的存在。”
“是吗?今天不觉得我像老残了?”
“您的长相让我觉得像老残,正直豁达,洞悉一切,像是个江湖侠士。可是,金融界有很多关于您的传言,让我觉得您又是一个巨人一般的存在,很神秘……”关雎尔看到谭宗明正微笑着盯着自己看,才觉得自己的话是不是多了些,立刻收住了话头,小声说道:“我的话是不是太多了?”
“没有,和你聊天很有意思,书我拿走了,下次两本书一起还给你。”
关雎尔点点头,下了车,和谭宗明挥了挥手才转身进门。
刚走到电梯口,就看见曲筱绡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,关雎尔心中警铃大作。
“小关关,送你回来的是谁啊?开的保时捷,有钱人。”
“就是一个朋友,小曲你可多想。”
“我能多想什么呀,不过小关关,我可提醒你,这种有钱人别轻易和他做朋友。他们交朋友可都是有目的的,你这么纯良,别被人给耍了。”
“小曲你想多了,我想我以后也不会和他有太多交际的。”
曲筱绡挑了挑眉,无所谓的样子,说:“姐姐也就是提醒提醒你,你要想交朋友我可以帮你物色,保证知根知底。”
“你都说到哪里去了,我回家了,不和你在这儿耍贫嘴。”
关雎尔放下东西,到洗手间洗了把脸,看看镜子中的自己,果然还是太平凡了,小曲的话有些道理,有些人不是她可以接近的,那两本书,还是通过安迪姐拿回来吧。

评论(6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