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【谭宗明 关雎尔】亲爱的大叔

1 小王子
关雎尔没想到会在大剧院碰到谭宗明,而且还是亲子场。台上在演绎着小王子的故事,台下,时不时有稚嫩的童声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谭宗明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,端坐在一群孩子中间,显得格格不入。他旁边坐了一个十分可爱但有些好动的男孩儿,男孩儿的母亲一直在让孩子安静一些,语气中明显有了一丝怒意。这孩子大概是被母亲念叨烦了,就转身打量起旁边的谭宗明。
“叔叔,你的孩子呢?”孩子用手指戳戳谭宗明的手臂问道。
“叔叔,还没有孩子。”谭宗明一看是个虎头虎脑的孩子,便微笑着回答。
没想到那孩子却撅起了嘴,说:“叔叔,你真幼稚,妈妈说,这是小孩子看的,你这么大人了还来看啊!”
关雎尔听到上海金融界的大鳄被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说幼稚,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笑意,轻笑了出来。
谭宗明回头,看到了坐在他后排的关雎尔,有过几面之缘,似乎是认出了她来。关雎尔没想到谭大鳄会回头,避开了他的视线,低下头推了推眼镜,装作认真看剧,心无旁骛的样子。
没想到,谭宗明却回头对身旁的男孩儿说:“你看,后边不是还有一位独自前来的姐姐吗?”
“叔叔,幼稚是女人的专利,你这都不懂吗?”
这孩子还真是语出惊人,谭宗明挑眉,用手轻轻抚了抚额头。幸亏孩子母亲及时把孩子拉回了身边,才结束了他们之间这个关于“幼稚”的话题。
关雎尔虽然很想笑,可是却再也不敢造次了。
散场时,时间已经不早了,关雎尔想早一些回家,就没有坐地铁,而是想在剧院门口打车。
刚刚散场时,孩子实在太多,混乱中,谭宗明很快就找不到关雎尔了。随着人流走到门口,却又看到了这个小姑娘,谭宗明心情大好,走上前去和关雎尔打招呼。
“关雎尔是吧?”
关雎尔正在捣鼓手机里的打车软件,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,吓得手一抖,手机差点滑落。
谭宗明伸手接了一把,无奈地说:“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
“不是的,只是没想到谭总会喊我。”
关雎尔担心谭宗明生气,解释的同时努力摇了摇手,这样子实在有些可爱,看得谭宗明心情大好。
“这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“不用麻烦谭总了吧。”
“举手之劳而已,就当谢谢你平时对安迪的照顾了。”
“好,好吧。”
坐在副驾驶座上,关雎尔显然有些拘谨,双手交握着放在腿上,一时有些不知所措。
谭宗明率先打破了沉默,问关雎尔:“你怎么会想到一个人去看儿童剧呢?”
关雎尔想了想,说:“其实,我从来不觉得《小王子》是儿童文学,我每次快要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就会看看这本书。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就像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,太需要一口井了。这本书,值得读的地方太多太多了。”
谭宗明听着小姑娘轻松的声音,不知不觉中心情也大好起来,说:“你把它说的那么好,我都忍不住想再读一遍了,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书借给我呢?”
关雎尔有些为难起来,毕竟她和谭总并不熟悉,借书给他似乎有些怪异。可是,她太不会拒绝别人了,最终还是踌躇着答应了。
到了欢乐颂楼下,谭宗明坚持要跟着上去取书,省得关雎尔再上下跑一趟。
谭宗明不想给别人造成麻烦,所以就等在门外,关雎尔火急火燎地跑回屋里拿书,撞到刚敷好面膜从洗手间出来的樊胜美,樊胜美看着这横冲直撞的姑娘,说:“这是怎么了,风风火火的,不像你啊关关。”
“樊姐,我一会儿再和你解释。”关雎尔找到了书,快速奔了出去,因为没有把门关上,所以远远就听到了安迪和谭宗明讲话的声音,关雎尔不知为何,觉得有些尴尬。整理了一下这莫名其妙的情绪,她拉开门走出去。
安迪看到关雎尔出来,笑着和她打招呼,说:“小关,刚刚老谭和我说我还不太相信,他还真向你借书啊。”
“我这个满身铜臭味的商人,偶尔也是需要书籍来浸润一下的。不打扰你们,我先走了。”谭宗明接过关雎尔手中的书,和两人告别就进了电梯,也没有说什么时候把书还给关雎尔。
安迪目送谭宗明离开后,对关关耸耸肩说:“老谭今天还真是奇怪。不过,他的学识其实是很渊博的。”
“嗯,安迪姐的朋友肯定都很厉害的。”
“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“好的,安迪姐晚安。”
关雎尔回去后才把门关上,樊胜美就从卧室走了出来问她:“刚刚在和谁说话啊?”
“哦,一个朋友,刚送我回来的。早点睡吧,樊姐。”
朋友?樊胜美觉得今天的关关还真是有些奇怪。

评论(4)

热度(57)